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
010-8888888890icfk1@qq.com

创业者、资本扎堆VR直播 仍面临诸多技术难点

2018-05-22 00:32:02   

  2016年6月25日,天津梅江会展中心,世界经济论坛第十届新领军者年会即夏季达沃斯论坛,“流动的创意”主题展区,观众在体验VR虚拟现实电影。新京报记者 薛 摄

  明晚就是除夕之夜,也是央视春晚播出的日子。近日,2017年春晚将采用VR直播的消息不胫而走,寻找中国创客记者打开央视影音APP发现,在其开屏首页上已经出现了央视春晚VR直播的提示。

  这对于正陷入寒冬舆论的VR行业而言,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。

  这并非VR直播的首秀,近几个月来,VR直播频繁出现在各大新闻事件和综艺活动的现场。前不久刷爆娱乐圈的王菲演唱会就采用了VR直播,而且还是付费观看。江苏、湖南两大卫视的跨年晚会也不约而同选择了VR直播,市场反响都不错。

  2016年是VR技术突飞猛进的一年,Oculus、HTC、Sony三大国际巨头的VR头盔都陆续出货,且开始了生态布局,VR终端开始向消费级产品转变。当VR领域的硬件基础和拍摄、制作技术日趋成熟时,VR直播也登上了舞台,频繁渗透到各大晚会、新闻事件直播中。

  VR直播的技术条件是否已经达到了大众消费级?这到底是一个舆论宣传的噱头,还是一项颠覆传统视频直播形态的黑科技?

  【现状】

  VR直播成为盛典新宠

  高盛预测,基于标准预期下,2020年全球VR直播用户数量为2800万,市场营收规模为7.5亿美元,2025年用户数将增加到9500万,营收将达到41亿美元。

  由此可见,未来,VR直播极有可能成为各大综艺晚会、大型赛事直播的重要形态,也会成为不同电视台、IP之间竞争的关键赛点。

  迄今为止,VR直播的主要应用场景还是演唱会、颁奖典礼、开幕式等大型活动。在这些活动中,VR独特的沉浸式仿真体验十分适用,歌迷或粉丝可通过VR眼镜、头盔来获得亲临现场的视听享受,也弥补了很多粉丝无法现场观看的遗憾。

  2015年10月,腾讯视频在直播BIGBANG澳门演唱会时,出人意料地在直播页面中加入了360度VR全景直播,超过98万人同时在线观看了这一场景。2016年10月,莫文蔚的“看看世界”巡回演唱会杭州站也采用了VR直播形式,这场仅限爱奇艺会员独享的全景直播,就有超过190万歌迷在线观看。在王菲2016年演唱会的VR直播板块,在距离直播还剩1个小时时,就已经卖出了180万张票。

  伴随着VR直播技术日益成熟,观众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,VR直播也开始广泛地应用于各种大型晚会、颁奖典礼和更多的领域。

  此前,篮球明星科比的“谢幕战”,NextVR进行了直播。2016年9月,首场美国总统竞选电视直播辩论,NBC与Altspace VR联手制作一个虚拟现实场景的民主广场,通过VR技术360度直播,视频包括辩论、政治专家的问答讨论、政治喜剧活动等。今年1月20日,在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就职典礼上,尼康采用定制的尼康KeyMission 360全景VR相机进行了直播,观众们可以从360度的视角观看白宫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当越来越多的VR技术频繁出现在演唱会、颁奖盛典等场景中时,一年一度的春晚采用VR进行直播也就在意料之中了。

  2016年除夕夜春晚直播期间的受众总规模达10.33亿,春晚多屏直播收视率达30.98%。从往年的经验来看,春晚作为每年收视率超高的视听盛宴,对于新一年的流行也往往能产生不小的影响。2017年春晚将采用VR直播,那么不难预料,在2017年的各大电视晚会、盛大活动中,VR直播可能会成为标配。

  【资本】

  创业者、资本扎堆VR直播

  当VR直播的星星火苗出现燎原之势时,资本市场很快盯上了这块肥肉,创业者扎堆玩起了VR直播。

  在IT桔子上搜索关键词VR直播,就有19家与VR直播有关的创业公司,且大多是2016年新近成立的,业务方向包括提供VR直播一体化解决方案、VR直播APP及生态系统、直播设备研发等不同类型的公司,一个新的产业链正在形成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第四季度,“VR遇冷”成为行业的高频词,但在2016年末、2017年初这一段时间内,却有多家VR直播的创业公司获得融资。

  2016年12月14日,在加入VR支持后,3D在线电竞直播平台Boom.tv获得350万美元融资。2017年1月10日,VR直播公司RGBVR获得真格基金的千万级Pre-A轮融资。同样在1月,国内的VR全景运营商互动视界宣布完成千万级别的A+轮融资,估值达到1.5亿元。

  国外在VR直播领域走得更早一点,除了微软、Facebook、索尼、HTC等巨头布局之外,也不乏优秀的创业公司参与,Next VR就是其中的一个明星项目。

  这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VR直播公司拥有从拍摄、压缩、传输和内容显示等多项VR专利技术,在国外VR直播领域也是声名鹊起。2016年2月,NextVR与福克斯体育签下5年的合作协议,一举将世界职业棒球大赛、代托纳500汽车赛、2017超级碗等重量级体育赛事纳入囊中。

  2016年8月9日,NextVR正式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,估值达到8亿美元。有趣的是,NextVR的投资者中,很多都来自中国,包括网易、中信国安、华人文化产业基金、中信资本等明星基金。

 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的投资圈对于VR直播的普遍看好,事实上,在国内,很多互联网巨头也有涉足VR直播。

  在BAT中,最早涉足VR直播的应该是腾讯,这可能与腾讯的社交基因和视频资源有密切关系。由黎瑞刚一手打造的微鲸VR也是王菲演唱会的技术支持方,其投资方中就同时包含了腾讯和阿里巴巴。另外一家七维科技在VR直播领域也小有名气,2016年3月被光线传媒以4000万元收购,算是抱上了巨头的大腿。

  企鹅智库的一项研究表明,49%的用户用VR来看视频,45%的人用VR进行视频聊天,这也说明VR直播具备广泛的用户基础。

  近一年来,“内容短缺”一直是VR行业整天挂在嘴边的唠叨,UploadVR在650位企业、技术行业、投资者和VR/AR顾问等人士中进行了一次调查,结果显示37%的人认为VR行业最大的挑战还是缺少内容。

  巨头的动作往往会成为一个行业的风向标,当国内外优秀的创业者和资本都聚焦于VR直播时,这对于一直高喊“内容短缺”的VR市场意义重大,就像是给刚燃起星星之火的干柴上撒了一包又一包的助燃剂。

  当确定了需求是真实存在的时候,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满足它,以及如何满足的问题。

  【技术】

  直播流程中面临诸多技术难点

  想要分食VR直播红利的创业者很多,但要达到理想的直播状态,依旧面临诸多技术难点。

  在VR直播领域,有的人还没下场,有的人已经选择了离场。强氧科技是一家老牌的摄影器材销售商,近几年也重点发力了虚拟现实业务,2016年上半年,强氧科技做了多场VR直播,但到下半年时,就很少涉足VR直播了,更多地将重心放在了VR内容的拍摄和制作上。

  强氧科技内容总监钱晓勇介绍称,刚开始做VR直播还可以,但是随着用户和客户的新鲜感消退,VR直播就很难做了,“内容和直播最大的区别在于,制作内容可以是无限的,直播的内容素材是有限的。”

  如果把直播流程分解为拍摄端、制作流程、接收终端三大板块,目前,在每一个板块都还有许多不理想的状况。

  中搜创投副总裁王欢认为,VR是一个综合的沉浸式体验,仅仅把观众摆在了第一视角,如果音响效果、现场互动、氛围感受达不到相应的效果,也很难有较好的体验。“和电影的3D和2D一样,有些内容并没有必要3D,现在很多好莱坞大片又在回归2D。”

  “VR直播一定是未来的方向,现在也会有一些粉丝和新潮的用户去买单,但形成规模效应还需要一段时间。”王欢说。

  在拍摄端,国内外从事360度全景摄像机研发的公司很多,已经诞生了一些能够较好地完成VR拍摄任务的设备。例如数字王国研发的摄像机Zeus就搭载了八个摄影头,采用了全局快门技术,可输出8K全景无缝VR影像,或实时输出4K全景无缝VR影像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王菲“幻乐一场2016”演唱会和“2016年金马奖”颁奖典礼VR直播背后,数字王国都是重要的技术操盘手。

  数字王国执行董事谢安认为,在拍摄端,真正的挑战在叙事逻辑和拍摄手法,“以往拍电影、电视直播的框框都不存在了,我们要在观众可以自由选择视角的情况下去述说一个故事,从剧本到镜头调度都是革命性的。”

  谢安介绍称,目前数字王国的思路主要是两种:一种是360度处处讲故事,让观众在虚拟现实场景下,可以跟随自己挑选的故事线索走;另一种是通过心理和视觉引导,让观众自觉跟随剧情。

  VR直播并不意味着用360度全景摄像机拍摄完后直接挂在网站上传输,还需要一系列实时缝合、渲染以及特效处理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视频流的实时拼接和缝合十分困难,需要将多镜头拍摄的画面进行亮度色彩调整、对齐、畸变矫正、投影到球面等一系列处理后,合成为一幅完整画面的过程。

  此外,因为直播的实时性,加上VR内容视频大小远超过普通视频流,所以VR直播对于网络带宽的要求较高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表示,解决网络延时问题,是华为在VR时代的机遇。

  在接收终端,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VR头盔的普及度和质量参差不齐。

  VR直播流程和普通直播流程很像,但要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,在头盔端需要达到4K甚至更高的分辨率,但目前市场上很多VR头盔都达不到这个要求。

  谢安对此深感苦恼,“我们拍摄的内容甚至可以达到10K的分辨率,能做出电影级的内容,但是到播出载体后,用手机一看就是4K了,用有些头盔看,2.5K都达不到。”

  事实上,中国的VR用户对于价格确实比较敏感,IDC和京东联合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,90%的人希望购买200元以下的VR产品。

  综合来看,在以上的技术难点中,谢安认为硬件问题是最容易解决的,按照目前VR硬件的普及速度和更新速度,很快就能成为用户的标配。他认为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于VR内容拍摄手法、思考方式等实操技术层面的问题。

  钱晓勇则认为,目前整个VR直播的业务流中,最大的障碍还是带宽速度。

  【未来】

  付费直播是VR变现的终极形式?

  虽然VR直播还有着诸多技术障碍,却也在早期的探索之中,意外地找到了一条新的VR变现通道:付费直播。

  2016年12月30日,王菲“幻乐一场”演唱会在腾讯视频和微鲸VR两个平台上进行了VR付费直播,票价为30元。

  如果与现场7800元、5800元和1800元的超高票价相比,30元确实不值一提,但对于一直处在变现难困境的VR行业而言,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。可惜的是,两个平台都没有公布最后的VR直播数据。

  据野马财经报道,在据直播还剩1小时,腾讯官网显示VR直播票已经售出近180万张,按照每张票30元来算,此次VR直播的票价收入将达到5400万元。

  微鲸VR的直播页面则显示,共有8.8万人在线观看,264万元收入囊中。

  当然,要完成一次高质量的VR直播,成本也不低。强氧科技钱晓勇介绍称,在VR直播中,主要成本包含技术人员费用、设备研发的费用均摊、带宽成本以及后期制作成本,“为了找到最佳的直播方案,我们每次还会做场景的预搭建,整体来说成本还是挺高的。”

  事实上,目前VR行业的变现模式都还在探索之中,要么卖硬件,要么提供TO B的内容服务,针对C端的收费模式一直不太成功,这次王菲演唱会的付费直播形式算是为VR行业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。

  作为直播技术提供方的数字王国执行董事谢安表示,在王菲演唱会前,全球还没有一个成熟的VR变现模式,这是第一次大规模的C端用户付费,“以前都是提前找赞助,这次付费直播也说明观众愿意为优质的VR内容付费。”

  不过中搜创投副总裁王欢认为,很多粉丝是为王菲买单的,并非为VR买单,“如果一个小众歌手,或者是在一个小平台上也能让用户买单,那才算模式被验证。”

  但王欢也认可付费直播对于VR而言会是优质的变现模式,甚至是终极的变现模式。在他看来,VR最终只能靠C端买单,才能实现规模化价值,这个前提就是具备大规模用户。“目前来看,VR最好的变现形式还是TO B的服务。”

  作为创业者代表,钱晓勇则认为,VR行业距离真正的TO C收费还差了“十万八千里”,至于现在的付费直播,在某种程度上也不一定是VR本身的价值,“对于一些明星IP,不管你做得怎么样,总会有一些粉丝买单。”

  “VR直播可以说成是用户为内容买单,但是你自己得有一个评估,VR在里面发挥了多少价值,这决定了你的路能走多宽,能走多远。”钱晓勇说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鹏 实习生 薛星星

【编辑:于晓】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 微信公号侵权被起诉 赔偿人人网2万余元
下一篇: “买买艺术”APP用科技力量向大众普及艺术

热点话题

热门视频

人民头条